馬鞍山留學
美國 加拿大 英國 澳大利亞 新西蘭 荷蘭 法國 意大利 馬來西亞 新加坡 泰國 日本 韓國 德國 愛爾蘭 瑞士 挪威 香港

美國讀高中:體會中美學校不同的育人文化

2014/3/12 14:28:11   學邦出國   
 
      前言:JERRY WEI,美國喬治亞州塔羅拉佛中學(Tallulah Falls School)十年級學生,校足球隊隊員,獲得學校校長獎章,學校的形象大使之一,組建了學校乒乓球俱樂部,最近加入了美國國家高中榮譽生協會(National honor society)。
下文為JERRY WEI的留學生活記錄:
我來到美國讀高中已一年有余。雖然時間不長,中美教育和文化的差異讓我仍在體驗和探索中。在這些不同的教育文化差異之間,對我影響最大、體會最深的,當屬中美學校育人文化的不同了。
首先中美教育體制上的差異最先影響了我——美國的高中沒有文理分科,而且在計算總成績GPA的時候沒有主科與副科的區別;每個年級也不是整齊劃一的上課,而是根據各個學生的實際情況和愛好來選課,鼓勵學生去挖掘、發現自己的興趣和愛好,因為學的是自己喜歡的課程,哪怕再難也愛學肯學,這樣學習就變得輕松和簡單了,是熱愛而不是負擔。
 
成為學校一年一度的體育課明星
      另外一個不同是相對于中國老師們相對單調而死板的教學方式而言,美國老師們的授課風格更加多樣化。在生物課上,老師講課為主,提問為輔;到了歷史課,老師則讓大家多思考,多發言;而數學課上,老師則因材施教,在幫助所有學生掌握教學大綱中的所有要點的同時,鼓勵層次高的學生自行學習,或是在他的輔導下學習更具挑戰性的知識。雖然美國老師們的授課方式各不相同,甚至有些老師之間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在他們的教育理念當中,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通過自己的教學以及對學生人格的渲染,讓學生能夠最終成為對自己有信心,并擁有獨立思考與判明是非能力的人。我在美國上高中一年多來,從老師那里聽到的最多的兩句話就是“你做的非常好”,以及“我希望你們能往深處思考”。
而在中國,在應試教育的影響下,老師往往很難在課上發揮出自己的教育風格和理念,即使有也非常有限;而在激勵學生思考這一方面上,中國的老師們可就遜色很多了:在理科課上,老師的目標不是“讓學生擁有理性思維”,而是“讓學生擁有強大的解題能力”,換言之,就是“讓學生找到‘題感’,形成不同的定向思維”,而在更加強調批判性思維的文科課上,國內的絕大多數老師們的目標也依然是向學生們灌輸解題方式,以求中高考時能拿到更多的分數。
我在我的母!本┦泻5韰^一所中學上學的時候很幸運,因為我遇到了一個能開導學生思維的數學老師,以及立志教會學生們批判性思維的歷史老師和政治老師。只可惜,那位數學老師在我初三的時候不得不在中考的巨大壓力下低頭,轉而向我們灌輸解題的思維定式;而對于我的歷史老師和政治老師來說,在應試的壓力下,同學們都要忙著主課考試,能夠認真地聽每一節她們講課的人,全班不超過五個(以一個班四十五個人計)。對于中美教育的文科而言,接受美式教育的學生的批判性思考能力完勝接受中式教育的學生;但是對于理科而言,美式教育與中式教育各有利弊——接受中式教育的學生的基本功扎實,但在遇到真正需要發散性思維的解答題時,往往會束手無策;而接受美式教育的學生的基本功普遍較弱,但在遇到需要發散性思維的解答題時,有時會想出令人大吃一驚的解答方式;除非你要以做學問位為業,對于理科而言,美式教育的利大于弊。
 
成為學校形象大使
      在美式教育體制下,每個學生的成績記錄是錄像式的,學生的每一次作業和考試都會得到重視,每一次作業、考試的成績都會記錄在案,在總成績里占有不同的權重,成績的好壞都會影響到學生的期末總成績;平日里,每次作業都會被量化、歸檔,美國老師能十分客觀地計算學生的日常成績;學生必須在最后期限前上交作業,否則就會被扣除相應的分數(在我的學校,一般遲交要扣三十分,有些老師也會扣除五十分)。這樣的話,老師既承認了學生們的付出,也起到了懲罰的作用;而期末考試成績僅占學期總評成績的百分之二十,美國的這個考評體系全程記錄了學生的學習過程,學生不能夠以臨陣磨槍的方式,靠考試前突擊復習沖刺來提高總成績。而在中國如果學生的期中期末考試不夠理想的話,就意味著他們一學期的努力也就付諸東流了,平時的作業成績得不到合理的對待和歸檔,當在老師計算日常成績的時候,一般都是以他對學生的印象為主,主觀地評分。而對于學生遲交作業一事來說,老師的懲罰措施要不然太重,比如說直接記零分,要不然沒有處罰。對于直接被記零分的學生來說,他們的付出和努力沒有得到足夠的尊重;而對于沒有受到懲罰的學生來說,他們就失去了一次領略自己的過錯所帶來的痛楚的機會。中式教育系統下采用了照相式的考試方法,到期中期末一考試,分數一出就是這個學期的總成績,沒有反映學生的整個學習過程。對照比較,美式錄像般的成績記錄方式更能客觀公正體現一個學生的學習成績和狀態。
學校教育的另外一個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是對學生良好品質的樹立和培養。如果說良好的教育為一個人的成功提供基礎和機會的話,那么這個人的品格則直接決定了這個人能否抓住這樣的機會,對他人尊重和做人的誠信是基本的立身之本。我們學校非常重視學生的品行教育。在課上,老師會教育學生們尊重他人。他們不僅希望學生們在別人說話的時候認真傾聽,還有就是十分期望學生們尊重老師和他人的工作成果。而在這方面上,一直自稱為“禮儀之邦”的我們中國人就遜色了許多。舉個例子,在美國,當學生們寫探索性論文時,他們要引注他們用到的所有文獻,甚至包括微博(引注一般包括兩部分,第一個部分是在文中指明引用或借鑒的位置,另一個部分是在整文后對整個文獻的出處,作者等基本信息的標注),而且學生們在引用或借鑒時會十分小心,因為稍不留神,他們在文章中的引用或借鑒就會被說成是抄襲或剽竊,從而永無翻身之地,因為美國人把信譽和尊重看得很重。然而到了中國,引用別人的文獻是很少有人標注,這就給了學生們“別人的腦力工作成果不需要被尊重”的暗示,而這種暗示,則導致了現在社會上對別人的腦力工作成果的不尊重。
 
加入美國國家高中生榮譽生協會
      與中國學校和家長普遍期待孩子的學習成績能夠出人頭地不同,美國的學校和家長們更加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成為領導。有趣的是,美國人眼中的“領導”與中國人眼中的“領導”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概念。在美國人心中,一個leader,也就是領導,并不需要真正成為一個團隊的頭領,但他應該有優秀的品質,強大的氣場,并且各種情況下能夠身先士卒,樂于助人,并且通過自己的行動帶動別人做正確的事;而在中國人的心目中,領導就是一個團隊的頭領,就是一個被服務的對象,他需要干的事就是指揮他人,然后自己獨享其成。其實在英文里專門有一個詞形容這種人,這個詞不是“leader”,而是“boss”。
      正因為整個美國社會對領導才能的重視,美國學校非常重視對學生領導力的培養。絕大多數美國中學都會設置領導才能課。雖然這節課是選修課,但是許多學業顧問會“強制”他們心中的“精英苗子”們上這節課。但是到了中國,學校并不給學生們提供這方面的教育,但是即使提供了,由于不是主課又會有多少學生去認真地聽課呢?
美國學校不僅設置課程以培養學生的領導力,而且也重視在課余生活中對學生的能力進行培養。例如我之前建立了一個乒乓社團,遇到過有關領導方式的一些問題,當我在嘗試自己解決問題但又覺得無從下手的時候,我向我的生活老師求助。他首先肯定了我的工作,給我分析情況,再對我這個問題給出了幾種不同的解決方法,并讓我結合具體形勢,自行選擇。他在幫助我解決問題的同時,鼓勵我,并且培養我的領導經驗,從而提升我的能力,經歷了一些波折我在我們學校建立了乒乓球社。與中國和世界上其他國家相比,美國的育人理念十分獨特,而這種十分獨特的育人理念培養出了美國一批又一批精英。
返回頂部